用户登陆专区
  
邮箱登陆
 公司动态
 金融消保专栏
 反洗钱专栏
 党建专栏
 信托研究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信托研究
浪费者信托的发展背景以及相关法理问题探析

   内容简介: 浪费者信托是信托的一种。我国关于信托法的理论研究与现实应用均处于上升状态。在我们研究过程中,我们不能避开在美国已经发展很好的浪费者信托制度。而且,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们会越来越关注自己手中的财富。作为延续财富方式之一,浪费者信托必然会渐渐走入人们的视野之中。本文围绕浪费者信托,对浪费者信托的背景、设立、受益人的债权人、引发的讨论及其在家庭成员中的影响进行力所能及的讨论。
  
    第一节 绪论

    浪费者信托是信托的种类之一,其在美国有很好的发展。然而,浪费者信托自产生之日起,就伴随着争论。因为其独特的目的,而被人们广为使用;也正因为其独特的目的,而倍受批评。但是,在争论中,浪费者信托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发地蓬勃发展。这也表明,浪费者信托在现实生活中有其生存与扎根的土壤。

    在我国,信托的理论研究、实践应用均处于日益深入的状态。我国是否承认浪费者信托还有待讨论。不过,在学习与深化现有信托法理论中,浪费者信托是绕不过去的。所以,本文将围绕浪费者信托,通过对浪费者信托的背景、浪费者信托的设立及其引发的争论的等内容进行介绍,对浪费者信托进行力所能及的研究。

    第二节 背景简介

    英国在全球扩张时期,将其一些法律、制度也带到了殖民地。美国是受英国法律影响很大的一个国家。即使通过独立战争,美国摆脱了英国的殖民统治,但是其文化、法律中的盎格鲁—萨克逊传统还是存在的,并发挥着作用。

    如果要在英国与美国之间确定一个浪费者信托的先行者,毫无疑问是英国。因为在英格兰,1376年就已有关于浪费者信托的法令,该法令规定委托人不得设立以自己为受益人的浪费者信托或是其他种类的信托。[1]虽然,我们说浪费者信托源于英国,但是其发展至今已是一个很美国化的制度。[2]不过,要介绍浪费者信托的背景,我们必须从英国开始。

    一、浪费者信托在英国

    普通法认为,对物的所有权来说,处分权(the right of alienation)是所有权的基本权能;对债务人来说,他有义务用自己的财产来偿还债务。这两者是所有权不可分离、不可轻易否定的元素(inseparable and inviolable incidents)[3]。在很早时候,赠与人及立遗嘱人就很为这两点烦恼,他们很想将自己的财产赠与他人或留给后人,但又不愿看到受赠人或继承人挥霍财产。浪费者信托的内容却与普通法的一般理论相反。浪费者信托中的“标准型”条款就是受益人不可处分信托财产且其所获利益不受其债权人主张之约束。

    在英格兰就有许多与浪费者信托有关的案例。比如Foley诉Burnell案:遗嘱人设立了一份信托,内容载明他的祖传物将由他所有的土地后来的所有人所持有。但是法院认为该遗嘱人的儿子对其土地拥有限定继承权,所以这些祖传物只能经由他儿子之手传给赠与人的继承人。法院的判决推翻了遗嘱人的设计。该案发生以后,在Dommett诉Bedford一案中作出了涉及浪费者信托条款的判决。这个案子是说:一份遗嘱规定,A可以依靠基于某地产产生的年金来生活,并且这份年金只能支付给A,如果A处分该年金,那年金立即停止支付。但A破产或是卖掉该地产,那年金也停止支付。法院认可了遗嘱人的意愿。之后就有类似于当受益人破产时他们的收益就终止的案例出现。一般认为,如果信托收益是为支持受益人及依靠受益人生活的人生活设立,当受益人破产时,他的债权人是不能获得该项收益的。当受益人在信托设立时就已濒临破产,那他的债权人可以获得信托收益的。

    一般来讲,英国法院认为浪费者信托条款是无效的,个别例外。他们认为受益人作为实际所有权人,其享有对收益的处分权,其债权人当然可以主张受益人用该收益偿还债务。[4]Eldon爵士认为:如果一项财产是用来支持一个人的生活,那么赠与人就不能剥夺该生前财产的要素。[5]但在苏格兰,浪费者信托却是被认为有效的。[6]除此以外,在衡平法上,为了保护已婚妇女,英国在普通法基础上创立了类似浪费者信托的用益信托。不过,这种信托要发挥效力,也必须要有委托人明示的意思表示:受益人不可转移、处分信托财产且受益人债权人不可获得该财产。[7]在1880年以前,美国是遵循英国先例,认为浪费者信托无效,但之后,美国大多数州法院均认为浪费者信托是有效的。

    二、浪费者信托在美国

    在美国,大多数州认为处分权能不是所有权一项必要权能,所以委托人可以依据他自己的想法来处分财产,可以设立浪费者信托。更进一步说,就是在设立浪费者信托时,委托人没有必要在信托条款中明示受益人不可处分信托收益或者受益人是个败家子等等,但是指明了也无妨。这也是美国理性的逻辑结果。美国也有少数州遵循英国做法,认为浪费者信托无效。浪费者信托在美国的状况与英国刚好相反,是多数承认,少数例外。

    在1936年,有八个州根本就不存在浪费者信托的问题;在余下的40个州中,有12个州在普通法上承认浪费者信托的效力,有22个州在法规中确定浪费者信托的效力,有2个州对浪费者信托的效力处于纠结中(in confusion),肯塔基州、新罕布夏州、俄亥俄州和罗得岛州完全否决浪费者信托的效力。[8]在1963年,41个州通过法规或案例的形式承认了某种形式的浪费者信托[9],5个州还没有有关浪费者信托的法律,上述四个州依然不承认浪费者信托。[10]到了1974年,还是那四个州不承认浪费者信托,认为浪费者信托的条款违反公共政策应被认为无效。阿拉斯加州、爱达荷州、新墨西哥州、犹他州和怀俄明州,这五个州没有相关浪费者信托的法规,也没有与浪费者信托有效与否的判例,所以这五个州对浪费者信托的态度不明朗。剩下的均承认浪费者信托的效力,只不过还是有一定程度的限制。[11]亦有学者认为,其实在半数以上的信托中均有浪费者信托的条款[12],这不仅可见浪费者信托在信托中的地位,也可以看出浪费者信托在美国的发展。这以后各州对浪费者信托的态度,笔者没有统计,但根据已经罗列出的数据,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浪费者信托在美国的发展会更迅速。因为这之后,美国的经济处于上升趋势,人们的拥有财富进一步增加,不管是做慈善事业,还是留给子孙后代,当人们考虑财富的处理方式时,浪费者信托均会进入人们的视野。

    浪费者信托在美国的发展过程中,也有很多有趣的现象。譬如,康涅狄格州在浪费者信托还没有怎么普及时就在一部法规中规定与浪费者信托相关的内容,但在其后的发展中,浪费者信托在该州的发展反而受到更严格的限制,委托人必须明示他是设立一份浪费者信托或者浪费者信托的标准型条款包含在所设立的信托中。再譬如,新罕布夏州虽然不承认浪费者信托,但该州的最高法院确是近代第一次对浪费者信托的效力作出认定的,认为该信托无效。[13]不过,即使在后来承认浪费者信托有效的州的法院,也没有推翻之前的判决。

    第三节 浪费者信托的设立

    浪费者信托,最初是委托人为了防止自己的财产因为受益人的挥霍而消失设立的信托。后来,浪费者信托并不是专为浪费者、败家子设立,在很多情况下,委托人是为了保护受益人、防止受益人因为其自身的不谨慎、缺乏行为能力、心智低下等而利益受损才设立浪费者信托。一旦设立浪费者信托,这就意味着:受益人不可自由处分其收益;受益人的收益不受其债权人主张的约束。

    一、浪费者信托与相关概念的比较

    人们会把那些保证受益人生前权益的信托都统称为浪费者信托,因为这些信托里一般都会包括这样的条款:受益人不可转移、处分其收益;受益人的债权人不能取得这些收益。但从精确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更进一步区分。通常与浪费者信托类似的信托有:全权信托、支持信托与防护信托。[14]

    在全权信托(discretionary trust)中,受托人享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受托人可以根据自己的认识决定受益人获得的收益的多少。只要他认为支付给受益人一定数额的金钱或其他财产是合适的,那受益人就获得多少。受托人的这种权力来源于委托人的委托,受益人或是其债权人都不可以强制要求受托人行使自由裁量权。在这种信托中,对委托人来讲,谁能成为受托人很重要。因为受托人被给予了最大程度的信任,与此相应,受托人承担的责任也很大。

    在支持信托(support trust)中,受托人的自由裁量权小于全权信托中的受托人。受托人的自由裁量范围仅限于可以决定支付给受益人足以维持其生活的收益。也就是说如果委托人设定的收益超出了受益人的生活需要,那么受托人可以适当减少受益人的收益所得。

    防护信托(protective trust)是指,如果受益人试图处分其收益或者其债权人试图得到收益,那么受益人获得收益的权利将消失,以此来防止财产、收益的被处分。其实这就是上述两种信托的被动态。受益人为了不失去获得收益的权利会放弃处分财产的念头。英国在1925年《受托人法案》中就规定了此种信托。

    那真正的浪费者信托,与上面三种相比,就比较按部就班。受托人的职责,委托人在设立信托时就规定的很清楚。支付多少给受益人完全是委托人的设定,受托人是无权决定的。至于是否要在浪费者信托条款中明示受益人不得处分其收益及其债权人不得主张等等,美国各州规定不一。这在下文将详述。

    二、浪费者信托的设立中遇到的两个基本问题

    浪费者信托作为信托的一种,其设立自然要有委托人、受托人及受益人。除上述三要素我们要考虑,在浪费者信托设立过程中,还会遇到两个基本问题:(一)委托人是否要明示才能设立浪费者信托;(二)浪费者信托的条款是否有效。

    (一)有关明示的问题

    委托人是否要在设立浪费者信托时明示,各州的态度不一。在美国,有的州认为,如果从委托人的字里行间可以判断委托人的意图在于设立浪费者信托,那么就应视为浪费者信托被设立。1925年在巡回上诉法院进行审理的Jones诉Harrison案就是此例。[15]在这个案子中,遗嘱人将某处房产及一些股票等设立信托赠与给其子,其子无限制保有这些财产,并规定收益直接(direct)付给其子。巡回上诉法院认为该份遗嘱就很清楚的表明委托人的意图是其子没有处分涉讼财产的权利。法院判决认为,在遗嘱中有一个词明确表明立遗嘱人的意图,那就是“直接(direct)”。法院接着说道,在考虑各种情况后,……我们找到了进一步支持对其子权利限制的理由……如果(认为)遗嘱人意图在于将那些信托财产交由其子支配,那么设立信托的客体又在哪里呢?在Stambaugh的财产案中,法院的判决中有这么一句话,更能表现法院的能动作用及对浪费者信托的支持:我们必须在遗嘱的4个角落里寻找遗嘱人的意图。[16]

    对于有的州来说,委托人必须要明示才行。康涅狄格州在1918年的立法中规定,如果委托人没有明示收益可以用来支持受益人或其家庭,那么在衡平法上,受益人的所有债权人均可主张该收益。[17]哥伦比亚特区在1925年发生了一件与Jones案相似的案子:Dudley财产案。[18]在这个案子中,遗嘱人以他的财产为他的孩子们设立信托,他的遗嘱是这么说的:受托人经营财产获得的收益将私下里(personally)给孩子个人。法院认为这不能被认为是设立了一份浪费者信托。

    Scott教授就认为是否明示只是理解或是解释的问题。[19]笔者很赞同Scott教授的话。如果委托人没有明示的情况下,法官或法院对浪费者信托的态度就直接决定了委托人能否设立一份浪费者信托。如果州或国家已经承认了浪费者信托,还要求委托人明示,那笔者认为这就是对浪费者信托要求过高。在实践中,为保险起见,委托人可以在信托中加上“……我愿以我的财产为……设立浪费者信托” 。

    (二)有关效力的问题

    因为浪费者信托意味着引发许多争议的两点:受益人没有收益的处分权与受益人的收益不受其债权人主张的约束。有的州不承认浪费者信托的效力,是认为浪费者信托违反了法律基本原则或违反公共政策。

    有的州认为浪费者信托的标准型条款是与法律基本原则相违背的,故而不判定为设立浪费者信托。在1888年发生的Smith诉Towers案就是这样。在设立的信托中有这样一句话,(收益)只能给他(受益人),而不给其他人,不管有没有其他人主张。法院拒绝承认这是一份浪费者信托,因为该条款与法律原则违背,所有的财产都能被处分等。有的州认为浪费者信托违反了公共政策,依据是:浪费者信托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故债权人可以以公共政策之名受偿。

    然而,法律意义上的财产是对物来说,衡平法上的财产是对人来说。[20]信托是衡平法的产物。在Nichols诉Eaton案中,Miller法官就承认了浪费者信托的效力,并认为遗嘱人可以处置自己的财产。否认浪费者信托的效力,要么是考虑到与公共政策相悖,要么是考虑到与所有权原理相悖,但是否认浪费者信托的效力又违背了委托人的意志自由。公共政策事实上可以成为支持浪费者信托的理由,因为浪费者信托为了保护受益人,至少这样可以减轻社会的负担;委托人一般只会对自己的财产的处分作出限制,而且这种限制不会是永久的,只是为了保护受益人的生活而已,这在下文也将谈到。

    除了上面两种情况否认浪费者信托外,还有的学者认为禁止财产转移与禁止债权人索取是二位一体的,所以不允许只有规定一项的浪费者信托的设立。[21]对于这种情况,笔者认为是正确的。设立一份信托,规定禁止财产移转且禁止债权人索取,那么可以推出浪费者信托设立。用公式表达就是:如果P且Q,那么S成立;单单为P或Q,是推不出S的。

    三、浪费者信托中的受益人

    在现如今,浪费者信托多是为了受益人的利益而设立,所以法院的态度也渐渐倾向受益人。受益人所获收益为衡平法上的利益,他(她)绝对不可以滥用浪费者信托带来的权利,因为这种滥用的行为是“邪恶”[22]的。如果受益人滥用权利,用成语来表述就是恩将仇报,这在我们心理上是不能接受的。涉及浪费者信托中的受益人,我们必须关注以下两个问题:(一)什么样的人可以成为受益人?(二)保护受益人到什么程度?各州对这两个问题规定不同,Scott教授将这两问题归为公共政策的问题。[23]

    (一)受益人的范围

    浪费者信托从很早开始就不单单是为浪费者而设立的信托。在早期,为成年人设立的浪费者信托会被认为无效。后来,美国有的州规定委托人可以为任何人设立浪费者信托;大多数认可浪费者信托效力的州都赞同对受益人范围作出限制,比如说配偶、子女、孙子女或者委托人应承担道德上抚养义务的亲戚[24]等可以成为受益人。同时,这些人应该是欠缺一定行为能力的,年老、残疾或遭受损害、不能被信任为可以处理好自己生活的、容易上当受骗的等而会导致自身利益受损。如果受益人是有能力且足以谨慎到处理自己的事务,这样的人是不能成为浪费者信托中的受益人的。

    笔者认为,对受益人做出限制是有必要的。虽然信托为衡平法产物,但是我们不能误解衡平法的初衷或者过分夸大衡平的作用。如果任何人都可以成为浪费者信托中的受益人,那么社会将处于停滞状态,这显然是不行的。如果是有能力且足以谨慎到处理好自己事务的人成为浪费者信托中的受益人,那么这个社会会富者永富,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固定下来,社会呈现另一种停滞。我们有必要对受益人做出限制:委托人近亲属或委托人要承担道德上抚养义务的人,且欠缺行为能力的人,才是合格受益人。

    (二)受益人获得的保护范围

    浪费者信托意在保护受益人,但是受益人获得的保护范围需要讨论。如果委托人设立一份浪费者信托,是让受益人享受奢侈生活,恐怕这将引发多数人的反对,而且也不符合浪费者信托的本意。所以,笔者认为受益人获得的收益能保证其基本生活需要就可以。美国许多州就做出这样的规定:受益人通过浪费者信托获得的收益足以支付人的教育与基本生活即可[25];维吉尼亚州通过立法规定浪费者信托中涉及的信托财产总额不超过20万美元。[26]还有的州通过规定委托人的权力来确定受益人可以获得的保护范围:委托人在信托中设定债权人无权主张每周12美元以下或每年5000美元收益的90%。[27]加州与纽约法院法院采用保持生活状态(station in life)的原则。这样的话,挥霍者就不能挥霍财产,也可以很好的满足委托人的愿望;对于其他受益人来说,生活也有了保障。

    浪费者信托不同于监护。如果在信托中没有规定受益人受保护的范围,法院也要尽可能确定受益人的需求范围。

    第四节 浪费者信托引发的讨论

    浪费者信托在20世纪的发展道路并不平坦。有评论称浪费者信托就像是因为父亲身份不明而招致怀疑的私生子。[28]不过,招致的质疑越多,人们对它的关注反而越大。对浪费者信托的反对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Gray教授;反过来说,浪费者信托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也要归功于Gray教授。人们对它的争论可以归结为两方面:委托人的权利与受益人债权人的权利。

    一、反对浪费者信托的观点

    公共政策成为反对者们有利的武器。他们认为,人们不能只享受权利而不承担义务;浪费者信托会导致人们逃避债务;委托人设置浪费者信托是对受益人的债权人的欺骗(在实践中,很多债权人借助公共政策而获得了补偿)。其次,他们还认为,浪费者信托阻碍了物的流转,影响社会利益。

    Gray教授认为浪费者信托是在社会秩序的最顶端发展的一批寄生虫。他还认为有一点“良知”的人都不应支持浪费者信托,极力反对Miller法官在Nichols诉Eaton所阐述的理由。任何人都应该知道履行承诺、偿还债务是义务,尤其法官更应该知晓。[29]罗得岛州的一个判例写道:当然,一个人可以没有财产来生存,但是他应该偿还债务。同理,被用来享乐或收益的财产应该被用来作为正义需要的补充。[30]

    二、赞成浪费者信托的观点

    浪费者信托的支持者们用个人意志自由、浪费者信托是为受益人利益等理由来反驳。

    首先,支持者们认为个人自由且合同神圣不可侵犯。所以委托人可以对自己的财产作出处置,而且委托人通过设立信托方式,订立财产不可移转的条款。

    其次,公共政策应该支持浪费者信托,因为社会不希望那些挥霍者成为“贫穷的人(paupers)”[31]而依靠社会福利区救济。Costigan教授站在Gray教授的对立面。他认为,浪费者信托是为了那些不能管理自己事务的人设立的。[32]浪费者信托中受益人的现状并没有被大家重视,人们一直在讨论委托人的权利问题。浪费者信托在保护行为能力欠缺的受益人上起的作用要远大于对完全丧失行为能力的人的保护。法律如果认为任何人均有义务偿还债务,法律也应该为那些不能保护自己的人提供帮助。

    三、评价

    笔者认为,“人们对浪费者信托持谨慎态度,不是为了否认它,而是为了矫枉过正,防止浪费者信托被滥用”[33]反对浪费者信托的人们认为浪费者信托的设立不利于财产流转。但是,浪费者信托一般是为弱势群体建立的。只要对受益人的资格作出限制,就能防范浪费者信托被滥用,即使是Gray教授,他也认为如果是为了行为能力欠缺的人设立的浪费者信托这是符合社会利益的。[34]对于信托,受托人会根据委托人的指示处理信托财产;在浪费者信托中,为了使受益人有所得,委托人定会对信托财产的处置作出安排,这难道不是财产流转的方式之一吗?反对者们还认为设立浪费者信托,不利于对受益人债权人的保护,对于这个问题,笔者在下一节专门讨论。

    第五节 受益人的债权人

    委托人设立浪费者信托对受益人的债权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因为此,浪费者信托承受了许多批评。

    一、一般债权人

    在浪费者信托中,受益人的收益不受其债权人主张之约束。如果债权人足够谨慎,能不能了解到债务人是否是浪费者信托的受益人的情况?笔者认为可以。在过去,设立浪费者信托均是用不动产之类。依据法律规定,不动产设立信托是要登记的,所以债权人是可以知晓债务人的财务状况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动产也加入到信托财产中,虽然动产是不要求登记的,但是如果一份信托是要保证受益人生活的,所涉及动产的价值就不会小。债权人不应该做相应的审查吗?

    在英美法国家,可以用衡平法的作用来支持浪费者信托。既然浪费者信托中的信托财产为衡平法上的财产,那么在信托设立之前,债权人就不能获得债务人那些属于衡平法上的财产,信托设立之后就更不能获得了。有的法院认为,债权人如果起诉以期冀得到不可能得到的(reach the unreachable)[35]现金、支票等,此诉讼请求不被支持。

    二、特殊债权人

    不是所有的债权人都不能主张自己的权益。在以下几种情况下,债权人可能获得受偿,具体情况还要根据各州或地区的法律:

    1、委托人自己不能成为浪费者信托的受益人,即使委托人善意也不行。否则的话,委托人完全可以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设立浪费者信托,其债权人的利益被严重损害了。这种情况是没有争议的。

    2、政府可以起诉为此信托支出而要求偿还。在宾夕法尼亚州,法律就规定如果州为了支持一个浪费者信托的受益人而有所投入,则州可以获得受益人的利益。但是新泽西州的法院反对这种做法,他们认为州应从信托财产中另外受偿,而不是从受益人的收益中受偿。

    3、为浪费者信托提供特殊服务的人员可以获得,比如律师、医生等。在纽约,律师可以行使留置权,为受托人服务的律师也可以要求受偿。但加州不同意,双方另有约定除外。新泽西州则认为律师费用求偿权与一般债权人地位相同。医生因提供了相应服务而可以求偿,但是这带来的诟病是债权人可能会想方设法将其债权转化为医生提供服务而实现求偿。

    4、因受益人侵权行为致害的受害人可以主张。宾夕法尼亚州曾认为不管是因为合同或侵权成为受益人的债权人,他们都不能主张受益人本应获得的。[36]后来人们观点改变。

    5、特拉华州一个案例表明,如果受托人管理不当,使得受益人要支付沉重的税负,受益人是可以将财产转移的。[37]此外,如果受托人是受益人之一,其实施了违反信托的行为,那么其收益应用来赔偿其他受益人的损失。[38]

    6、当受益人是支付了相应对价才成为受益人的或者受益人对信托财产有实际控制权,那就可以控制信托财产的全部。因为在这两种情况下,受益人的情境值得怀疑:在前种情况下,受益人支付对价才成为受益人,很可能就是为了逃避债务,这种主观故意不能受到法律的保护;在后种情况下,受益人能实际控制信托财产,就已经违反信托设立基本原则了。

    7、要求支付赡养费的亲属。这在后文会详述。

    8、法定情况下,比如特拉华州的一项立法规定,受益人可将其收益的一半捐给慈善组织。[39]

    三、小结

    原则与例外总是相伴而生。在浪费者信托中,有一般债权人与特殊债权人。对于一般债权人来说,他们的利益可以通过下面两种方式来保证:1、大多数法院认为,至少在受益人活着的时候,浪费者信托条款有效。浪费者信托不过是使财产所有权推迟移转,即当受益人死亡后,债权人可以获得其相应权益。2、在前面,笔者就谈到,受益人获得的保护范围是有限的。所以,一般法院认为,债权人可以获得受益人基本生活以外的收益。纽约1917年的不动产法第98条就这么规定。

    第六节 浪费者信托在家庭成员中的影响

    古语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虽然用这句话来说浪费者信托中的的受益人不恰当,但是作为受益人的家庭成员,他们能否享受受益人的收益却在实践与立法中产生了讨论。

    一、夫妻之间

    在美国的一些州,夫妻之间的财产分配,要遵循“法定份额”的原则。法定份额(statutory share)[40]是指在根据州法,生存的配偶有权依据法律要求获得已故配偶的一定比例的财产。通常该比例为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但在有些州,具体比例还要考虑这对夫妻是否有未成年小孩或者这对夫妻婚姻关系的存续时间。更多的州采用这种做法,如果已故配偶留有遗嘱,那么依然生存的配偶要做出选择,要么获得遗嘱中财产分配,要么获得法定份额。有时法定份额是以它另外的法律别名为人知晓,比如遗孀产或鳏夫产,强制或选择份额。人们根据法定份额的规定,认为有的配偶是放弃了法定份额而成为浪费者信托中的受益人。受益人之所以成为受益人,是做出了选择。如果受益人在信托设立时有债务要还,那么他或她就有可能放弃法定份额。有学者认为,法院要仔细甄别具体情况作出合理判决。[41]笔者赞同这种看法,浪费者信托不能用来成为逃避债务的工具。

    此外,在离婚与未离婚夫妻之间,受益人的收益的分配也是大家讨论的一个话题。在1938年,加州法院审理了Kelly诉Kelly案。[42]在这个案子中,Kelly先生成为他母亲设立的浪费者信托的受益人,他后来指定他的妻子Kelly夫人成为他没有处分权的一半信托财产的指定继承人,后来他们离婚了。曾经的Kelly夫人起诉,要求得到那一部分信托财产。该诉请在费城法院被驳回,但后来在加州法院得到了支持,因为法院认为他们之间达成了合同,Kelly先生后来不支付相应财产的行为违反了合同。笔者认为,在这里,法院维护合同自由的行为值得深思。就Kelly案来说,如果Kelly先生事先预知他会与Kelly夫人离婚,他还会将她定为指定继承人吗?按常理来说,不会。

    二、法定义务

    在1896年发生的Wetmore诉Wetmore一案中,法院说到:衡平法不会(只)抚养丈夫而使妻子饥饿。[43]有学者就认为,丈夫对妻子有法律义务,该义务不能被理解为债,否则丈夫因未支付赡养费而被处以监禁是违宪的。[44]笔者赞同这种说法,对配偶及子女的抚养并不被认为是债务,而是受益人应承担的法定义务,受益人生活花销之一就是对他或她的配偶或子女抚养的支出。公共政策绝对不允许受益人坐享其成而他们的配偶或子女生活却没有着落。同时,这还可以保证家庭稳定,减少离婚诉讼。受益人不可以逃避其本应承担的婚姻义务及作为父母的义务。

    那离婚后的夫妻呢?马萨诸塞州和明尼苏达州认为对于前妻则不能适用保持生活状态的原则。马萨诸塞州认为离婚后的妇女索要生活费,其地位与一般债权人一样,并没有从衡平法的角度认为其应该得到支持。当前妻提起该类诉讼时,诉请会被驳回,[45]目的是为了防止前妻从中获利。对此,笔者认为,支付给前妻生活费亦是前夫应履行的法定义务之一。受益人不能因为婚姻关系的改变而不承担自己的义务。他(她)不同于一般债权人。

参 考 文 献

1、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31(1964)

2、C.I.C.,The Creation of a Spendthrift Trust,74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and American Law Register 496(1926)

3、B.P.C.,The Several Methods of Creating Spendthrift Trusts with a Consideration of the Situation,7 Virginia Law Review 213(1920)

4、William H. Wicker, Spendthrift Trusts,10 Gonzaga Law Review4(1974)

5、Trusts:In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 for Surviving Spouse Who Has Right to Elect Statutory Share,67 Columbia Law Review780(1967)

6、Notes in 48The Yale Law Journal 667(1939)

7、The Spendthrift’s Progress since 1936, 53 Harvard Law Review298(1939)

8、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s, 45 The Yale Law Journal 164(1935)

9、Notes,11Colunbia Law Review766(1911)

10、Austin W. Scott,Spendthrift Trusts and the Conflict of Laws,77Harvard Law Review846(1964)

11、Trusts.Restraints on Alienation of Cestui’s Inerest. Spendthrift Clause Held to Prevent Charging Cestui’s Interest to Satisfy Liability for Breach of Trust,53Harvard Law Review148(1939)

12、Trusts:In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 for Surviving Spouse Who Has Right to Elect Statutory Share,67 Columbia Law Review783(1967)

13、Everett J. Brown, Rights of Creditors of Beneficiary of Spendthrift Trust,21California Law Review151(1933)

 


--------------------------------------------------------------------------------

[1]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31(1964),脚注57:In England self-settled trusts ,whether spendthrift or not, were prohibited by statute in 1376。

[2] 见C.I.C.,The Creation of a Spendthrift Trust,74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and American Law Register 496(1926):……the doctrine of the so-called spendthrift trusts ,an institution peculiarly American ,has never found favor in England。

[3] 见B.P.C.,The Several Methods of Creating Spendthrift Trusts with a Consideration of the Situation,7 Virginia Law Review 213(1920)。

[4] 见William H. Wicker, Spendthrift Trusts,10 Gonzaga Law Review4(1974)。

[5] 见B.P.C.,The Several Methods of Creating Spendthrift Trusts with a Consideration of the Situation,7 Virginia Law Review 213(1920),脚注2。

[6]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23(1964),脚注2。

[7] 见C.I.C.,The Creation of a Spendthrift Trust,74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and American Law Register 497(1926),美国的一些州后来也承继了这种做法。

[8] 见Notes in 48The Yale Law Journal 667(1939),脚注6。

[9] 很多州虽然接受并承认浪费者信托,但是浪费者信托还是受到很多限制的,见Trusts:In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 for Surviving Spouse Who Has Right to Elect Statutory Share,67 Columbia Law Review780(1967);但华盛顿州与内华达州对浪费者信托的限制很少,见The Spendthrift’s Progress since 1936, 53 Harvard Law Review298(1939),华盛顿州立法认为浪费者信托有效,而不需要对信托财产数额或是支付给受益人的金钱数额作出限制,而这一立法被许多人认为走向了极端。

[10]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23(1964),脚注4。

[11] 见William H. Wicker, Spendthrift Trusts,10 Gonzaga Law Review4-5(1974)。

[12] 同上。

[13] 见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s, 45 The Yale Law Journal 165(1935)。

[14]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24(1964),脚注9、脚注10;见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s, 45 The Yale Law Journal 164(1935)。

[15] 见C.I.C.,The Creation of a Spendthrift Trust,74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and American Law Register 498(1926)。

[16] 同上。

[17] 见CONN.GEN.STAT(1918)§§5872,5873。

[18] 同脚注15。

[19] 见Austin W. Scott,Spendthrift Trusts and the Conflict of Laws,77Harvard Law Review846(1964)。

[20] 见Notes,11Colunbia Law Review766(1911)。

[21] 见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s, 45 The Yale Law Journal 165(1935),脚注11。

[22] 见C.I.C.,The Creation of a Spendthrift Trust,74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Law Review and American Law Register 500(1926),脚注19。

[23] 同脚注19。

[24] 见ARIZ.REV.STAT.ANN. §14-104(1956);N.C.GEN.STAT. §41-9(1966);OKLA.STAT.ANN.tit.60, §175.25(SUPP.1971)。

[25] 见CAL.CIV.CODE§859(West 1935);MICH.COMP.LAWS ANN. §§555.13,.19(1943);MINN.STAT.ANN.§§501.14,.20(1945);N.D.CENT.CODE§59-03-10(1960)。1909年纽约州不动产法就规定在受益人接受教育、维持基本生活的必要费用以外的收益受到债权人主张的约束,见RECENT CASE,25Harvard Law Review85(1911)。

[26] 见VA.CODE.ANN. §55-19(SUPP.1974)。

[27] 见The Spendthrift’s Progress since 1936, 53 Harvard Law Review297(1939)。

[28]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22(1964)。

[29] 同脚注19。

[30] 同上。

[31] 见William H. Wicker, Spendthrift Trusts,10 Gonzaga Law Review3(1974)。

[32]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27(1964)。

[33] 见Notes in 48The Yale Law Journal 666(1939)。

[34] 同脚注31。

[35] 见William H. Wicker, Spendthrift Trusts,10 Gonzaga Law Review6(1974)。

[36] 见William H. Wicker, Spendthrift Trusts,10 Gonzaga Law Review17(1974)。

[37]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30(1964)。

[38] 见Trusts.Restraints on Alienation of Cestui’s Inerest. Spendthrift Clause Held to Prevent Charging Cestui’s Interest to Satisfy Liability for Breach of Trust,53Harvard Law Review148(1939)。

[39] 见DEL.CODE.ANN.tit.12,§3536(Supp.1962)。

[40] 见www.nolo.com\definition.cfm\Term\EA5FCBB2-F700-4FO4-A21270505D096C5B\alpha\sl,最后登录时间:2009年8月20日。

[41] 见Trusts:Invalidity of Spendthrift Trust for Surviving Spouse Who Has Right to Elect Statutory Share,67 Columbia Law Review783(1967)。

[42] 同脚注25,在1930年,纽约也发生过类似的案子,法院也是认为财产转移合同成立。

[43] 见A Rationale For The Spendthrift Trust, 64 Columbia Law Review1325(1964),脚注18:Equity will not feed the husband and starve the wife.

[44] 见Everett J. Brown, Rights of Creditors of Beneficiary of Spendthrift Trust,21California Law Review151(1933)。

[45] 见The Spendthrift’s Progress since 1936, 53 Harvard Law Review300(1939)。

——全国信托培训报名咨询热线:(010)64336037;(010)64363798;邮箱trustlaws@sina.com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7期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6期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5期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4期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3期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2期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1期
直接浏览或下载《信托周刊(Trust Week)》第50期
信托理财及项目交流QQ群十三(136341409);信托财智精英俱乐部MSN群:trustweek@msn.com

来源:      时间:2011/2/25 10:14:05
 
私人股权投资信托(PE)
上市公司股权受益权信托
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阳光私募基金)
房地产信托
基础设施信托
信贷资产受让信托
员工持股权信托
产业投资基金信托
国企改制、资产重组、产权购并信托
融资租赁信托
版权所有: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吉icp备05000712号
设计制作: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424号

 
漂浮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