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陆专区
  
邮箱登陆
 公司动态
 金融消保专栏
 反洗钱专栏
 党建专栏
 信托研究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信托研究
应借助于实施东北振兴战略的契机尽快出台有利于促进创业投资发展的相关地方性法规和政策

应借助于实施东北振兴战略的契机尽快出台有利于促进创业投资发展的相关地方性法规和政策
张如石

创业投资(VC),又称为风险投资,是带有金融运作特点的投资行为,它是集金融、创新、科技、管理及市场于一体的一种新型资金运作模式,其基本涵义是对高科技创业企业进行股权投资和提供管理增值服务,培育企业快速成长,到相对成熟后即退出投资以实现自身资本增值。VC起源于二战后的美国,八十年代在欧美有了长足发展,九十年代以来,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得到迅速扩展, 我国大陆大致在九十年代中期,几乎与台湾地区和以色列同时起步。然而,中国本土VC业的成长和发展并不顺畅,受1999年网络泡沫经济的打击,曾一度沉寂数年,2003年下半年才开始缓慢步出谷地,直到2004年上半年出现了一些转机。尽管VC在我国已有十个年轮,但就总体而言仍处于初创、不稳定、不平衡和不完善的历史时期。在全国300家创投公司中,东部沿海地区(主要是北京、深圳和上海)就占80%以上,中西部地区仅有48家,东北仅为全国总数的1%略强;在400多亿元创业资本总量中,中西部地区仅为3.9%,其中东北仅占0.8%。在没有直接退出机制,缺少相应法规和行业政策扶持等制约下,东北地区VC业的发展不仅较之外资VC相比处于一种极其被动的境地,而且与沿海发达地区VC比也十分尴尬,其主要成因之一就是缺少行业法规和扶持性的优惠政策措施。国际经验和我国沿海地区的成功做法表明:发展VC必须坚持商业原则,走市场化运作的路子,绝不能搞政府包办代替。但VC业发展初期特别是我国民间对其认识不足,法律环境不健全的情况下,还需要政府扶上马送一程,尤其需要营造有利于VC发展的法律法规环境,尽可能提供财税政策制度等多方面的支持,以矫正VC领域的市场失灵,降低投资风险,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第一,通过财政担保、贴息等形式扩大VC规模。近年来,国内一些创投公司面向社会,动员和鼓励非国有企业、上市公司、金融机构、个人、科研单位、大学和外商等各类投资者入股,试图把VC这块“蛋糕”做大,但由于社会和民间对VC认识不足,创投公司增资扩股步履维艰。而通过招股、发行债券等方式募集资金,也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受乱集资之嫌困扰,遇到众多难题,制约了VC业的资本来源。在这样一种特殊情况下,应该转变传统的思维定式,那就是短期内不一味强求增加资本金规模,先把投资规模搞大,这除了靠创投公司自身的努力外,需要依托政府担保的“放大器”作用。政府担保在国内外被称为VC的“放大器”,根据国外的实践,其放大倍数在10—15之间。东北各省应当充分利用政府担保的放大功能,通过设立创业投资担保公司,或设立贷款担保基金,为那些具有良好市场前景的高科技项目和高新企业,以及资本实力不强但有众多经过科学评估和严格筛选的拟投资项目,提供一定担保,或给予一定的贴息。具体可由国家和地方财政共同拨出一笔资金,设立VC信用担保基金或贴息基金,并组织专门的经营管理机构。这一方面可以迅速扩大VC规模,提高VC在高科技产业中的主导地位,另一方面也可以缓解财政直接投资的压力,使VC走出目前资本金规模和投资规模过小的窘况。
第二,构造有利于VC发展的财政税收优惠政策环境。目前,国家有关扶持VC的政策不够明确,有些地方虽然制定出台了一些地方性的相关法规,但既没有经国家认可,也不尽规范。因此,东北地区应在借鉴国际经验和沿海地区成功做法的基础上,适时制定出台扶持VC发展的财政税收优惠政策。
一是对境内外投资人出资进入东北VC领域,以及创投公司所投资的企业和项目,均可比照高新技术企业并享受有关的优惠财税政策。具体包括:由政府返还投资项目用地的土地使用费、土地出让金;免收购置生产经营用房的交易手续费和产权登记费,部分房产契税可作为财政的补贴返还;免征建设过程中的上下水、煤气增容费和供电费用;上缴的营业税、增值税,分别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安排专项资金给予必要的扶持,或由税务部门给予适当减征;对创投公司转让所投高新技术企业的股权收益,除印花税外,免征其他各税。
二是对东北地区创投公司所投资的项目或企业,凡市场前景好,有潜在投资价值的,在同等条件下,可优先享受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的照顾。
三是对出资参股创投公司的股东(企业),财政部门允许其在计提折旧时采取加速折旧的方法,缩短固定资产的折旧年限。
四是对参股发起组建创投公司的企业及单位,可按照出资额或销售额的一定比例计提科技开发基金或创投资风险准备金,允许这些基金在税前列支。
第三,降低境外投资人进入东北地区VC领域的门槛,引导国内保险资金尝试VC业,使东北VC业尽快与国际接轨,早日驶入快车道。鉴于我国入世过度保护期日益临近和进一步放宽对外资进入国内基金、券商等投融资机构限制,以及海外创投基金跃跃欲试,纷纷抢滩中国大陆的实际情况,应大力支持和鼓励东北地区创投公司抓紧与境内外投资者合作,组建中外合作与合资创投(基金)管理公司。目前,海外机构参与中国大陆VC的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以外资的名义直接投资中国境内企业;二是与境内投资者共同在境外设立中国创投基金;三是通过在中国境内合资设立创投公司或管理公司。其主要依据是2001年8月28日原国家外经贸部、科技部和工商总局联合发布的《关于设立外商投资创业投资企业的暂行规定》。因此,应呼吁国家有关部门降低境外投资机构进入东北VC领域的门槛外,以加快东北创投公司与境外投资者合作的进程。在国外,保险资金和企业年金是VC资本的主要来源之一,而我国由于目前受保险法的限制,保险资金还难以进入VC业。因此,建议国家在引导保险资金和养老保险基金进入VC领域中,给东北地区一些优惠照顾。这样,既可以实现养老保险基金的增值,也会给创投基金注入巨量资金,从而促进东北VC业的快速成长。
第四、通过设立政府基金和完善政府采购制度扶持VC业发展。VC本质上是一种商业性和市场化投资行为,理应以民间出资为主,不应搞成“官办”形式,从东北的实际运作看,VC还处于起步时期,以民间为主体的条件尚不成熟,确实需要政府出少量资本加以引导。但现在的问题是,政府出资的形式清一色是设立公司注册资本的一部分,往往是出了资就任命干部,有的还安排项目,投资方向到是瞄向了高科技,但对项目或企业的管理、人才、市场及后续融资等方面的增值服务跟不上。所以说,政府出资组建的创投公司,实际上还是属于传统投资公司的一种变种,与典型意义上的产业投资基金相差甚远。解决这一问题的权益之计是,最好改用政府出资兴办投资公司的钱来设立政府VC基金,政府基金可以采取委托投资的方式,由受托的专业投资管理公司进行投资项目的筛选及投资后监管,政府基金形成的收益不必上缴,留作基金积累,形成“滚雪球”效应。这样,既可以解决上述问题,也可以为民间资金进入VC领域起到铺垫作用。另外,投资项目能否成功,与其所投企业的产品能否被市场接受,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就是说,对于那些有发展前景而一时又难以被市场接受的科技成果(产品),要从成果(产品)转化为商品,实现惊险的一跃,本身就是一种创新的过程,特别是信息、通信产业、新材料、生物技术等项目尤其如此。在这方面,政府采购是可以助一臂之力的。建议东北各级政府采购部门,应加大采购政策支持力度,通过地方政府订货和优先购买方式,为高科技产业化开辟初期市场,催化市场化初期的创业产品实现商品化,使VC扶持的中小高新技术产品顺利被市场接受,以促进东北VC企业尽快走向成熟(在“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座谈会上的发言提纲)。
来源:      时间:2008/7/18 17:55:28
 
私人股权投资信托(PE)
上市公司股权受益权信托
结构化证券投资信托(阳光私募基金)
房地产信托
基础设施信托
信贷资产受让信托
员工持股权信托
产业投资基金信托
国企改制、资产重组、产权购并信托
融资租赁信托
版权所有: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吉icp备05000712号
设计制作:南北科技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424号

 
漂浮广告